触及债务上限:美财政部采取特别措施应对 两党争执继续
2024年03月14日浏览量:7290

关于“外交会见”,在公开见诸媒体的报道中,似乎有一个一成不变的画面:两国领导人西装革履,或面对镜头握手微笑,或会谈桌两边正襟危坐。但在9月1日~4日,李大大总理密集举行的14场外事活动,会见前来参加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外国领导人jdb网站,记者却用镜头捕捉到一组总理外交中“不太一样”的瞬间。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说:“去年您访哈期间提出的中哈产能合作非常重要,相信双方对这个宏伟计划的落实,将进一步推动我们的合作迈上更高水平。” 李大大总理与塞尔维亚代表团成员握手,右一为塞尔维亚总统尼科利奇 李大大总理会见塞尔维亚总统尼科利奇时,谈到中塞两国之间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他说:“用商业原则和互利互惠的结果来推进,会吸引更多中国企业到塞尔维亚投资,并且通过塞尔维亚来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 李大大总理会见埃及总统塞西,就对方希望“加强反恐合作”提议表示:“我们既要加强反恐合作,也要妥善解决热点问题,更要高度重视发展经济,以铲除恐怖主义传播的土壤。” 李大大总理会见韩国总统朴槿惠时对方提出,韩方愿同中方等各方加强沟通协调,争取新一轮韩中日领导人会议早日举行。李大大说:“希望在重大问题上,日方能与中方、韩方相向而行。” 韩国总统朴槿惠对李大大总理表示:“韩中日三国合作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要引导日本抱着正确的历史观,为东北亚和平做出贡献。” 李大大总理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时说:“中俄两国是战略伙伴,互为最大邻国。共同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反对歪曲篡改二战历史,这是我们的共识,也是对世界正义的伸张。”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中俄两国人民对二战结果的评价一致,坚决反对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企图。” 李大大总理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说:“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处理‘减贫’和‘应对气候变化’两个问题的过程中,取得一个平衡点。” 李大大总理会见法国外长法比尤斯时说:“希望把中法第三方合作和核能合作做成‘南北合作’的示范项目,做成推动世界经济向复苏方向前行的引导性项目。” 李大大总理会见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时说:“中乌可以在双方感兴趣的领域广泛开展产能和装备制造业合作。”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回应道:“中国帮助我们摆脱了过去的农业体系,建立起现代的工业。现代工业让我们变得更加自信。” 李大大总理会见缅甸总统登盛时,登盛感谢中方对缅抗洪救灾及时提供援助。李大大说:“要从根本上解决水患,还是要修建水利工程,既控制洪水,又可通过发电实现商业运营。用中国人的话说,叫‘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李大大总理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时说:“很高兴得知,我们一起拧过螺丝的轻轨线路已经投入运营。这本身表明了中国与埃塞俄比亚合作的光明前景。”去年5月出访埃塞俄比亚期间,李大大曾与埃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共同为中国公司承建的轻轨项目拧螺丝。上半年,中国投资体制改革继续深化,进一步落实企业投资自主权,并鼓励引导民间投资。国资委7月宣布了首批央企改革试点名单,这意味着国资国企改革打破僵局,“央企实力+民企活力=企业竞争力”这个等式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我们积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根据去年年初提出的预期目标,明确经济运行合理区间,确定了稳增长、保就业的下限和防通胀的上限。只要经济运行处于这个区间,就着力促改革、调结构,增强发展内生动力。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运行态势,我们保持定力,不随波动频繁的市场起舞,不因莫衷一是的声音变调,坚持不扩大财政赤字,既不放松也不收紧银根,即使货币市场出现短期波动,也沉着应对。资金紧张怎么办?我们千方百计盘活财政、货币资金存量,整合专项转移支付,压减机关事业单位一般性支出,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最大限度挖掘资金潜力。同时,想方设法用好资金增量,优化财政支出和信贷资金结构,集中用于经济发展的关键环节和改善民生的重点领域,结果没有多花钱却多办了事,还办成了一些大事。《纲要》强调,推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要坚持需求牵引、创新驱动、软硬结合、重点突破、开放发展的原则,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突出企业主体地位,以需求为导向,以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为动力,破解产业发展瓶颈,推动产业重点突破和整体提升。到2015年,建立与集成电路产业规律相适应的管理决策体系、融资平台和政策环境,全行业销售收入超过3500亿元。到2020年,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全行业销售收入年均增速超过20%。到2030年,产业链主要环节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实现跨越发展。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4日电(记者 邹伟)公安部副部长黄明24日表示,将积极推动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目前正在调研论证,在进一步jdb网站意见、修改完善后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中国人民银行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3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增速比上月末高1.0个百分点,比去年末低0.4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今年4月,M2增速曾跌至10.1%的历史较低点,但是很快就回升,5月份达到10.8%,6月份又达到11.8%。M2增速回升大致有四个原因: 一是各项贷款同比多增,派生存款增加。今年以来,我国加大稳增长支持力度,金融机构相应加大贷款投放。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6.56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5371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新增加3.67万亿元,同比增加3848亿元,说明投资支持力度增加。并且,票据融资增加8692亿元,同比多增6256亿元,反映了企业活跃度增加。 二是降准的影响。盛松成表示,降准的结果不是增加基础货币,而是提高货币乘数。基础货币和货币乘数的乘积就是货币供应量,降准通过货币乘数的变化来影响货币供应量。盛松成介绍说,数据显示,从2月份到6月份,M2货币乘数连续4个月上升,由2月份的4.21上升到6月份的4.62。 同时,降准也增加了银行体系货币资金供给,银行放贷意愿增加。盛松成表示,最近几个月超额准备金率总体是下降的,从4月份的3.27%,到6月份的2.51%,说明银行把钱用出去了。而今年4—6月份,人民币贷款分别新增7079亿元、9008亿元和12791亿元,贷款投放逐月增加也验证了这一点。 此外,6月28日央行的定向降准,对符合支持“三农”、小微等金融薄弱环节的金融机构额外再降低0.5到1个百分点,对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下降3个百分点,而财务公司很多是国有企业,这体现了我国既支持“三农”、小微,也支持国有企业发展和改革。 关于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情况,盛松成表示,总体看,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合理增长,直接融资占比明显上升。初步统计,2015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8.81万亿元,和最近6年来同期的平均水平基本相当,比去年同期少1.46万亿元,但也在逐步上升,具体来看有四个特点: 一是对实体经济发放人民币贷款明显增加,占比大幅上升。数据显示,上半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6.59万亿元,同比多增8742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比例是近几年最高水平,达到74.8%,比去年同期高19.2个百分点,说明银行体系对实体经济流动性支持增加。 二是对实体经济发放外币贷款同比少增比较多。数据显示,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只增加436亿元,比去年同期少增3251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0.5%,比去年同期低3.1个百分点,“这可能和目前我国外贸、外向型经济发展有一定的关系。”盛松成说。 三是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大幅增加。上半年非金融企业境内债券和股票合计融资1.3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1379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15.3%,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实体经济通过直接融资的比例有所提高,表明融资结构有所优化。 四是表外融资大幅萎缩。盛松成表示,表外融资包括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方式,上半年这三项合计融资5933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1.83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比例只有6.7%,所以说,表外融资规模大幅下降是这次社会融资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表外融资大幅下降,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加强金融风险的防范,金融监管力度加大。”盛松成说,金融机构大量表外业务转移到表内,这种结构性调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缩短融资链条,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将有利于增强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 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长较快,信贷结构继续改善,盛松成将其概括为“四个较快增长”和“一个回落”,“四个较快增长”即中部和西部地区贷款较快增长、企业中长期贷款较快增长、小微企业贷款较快增长和房地产贷款较快增长,“一个回落”主要表现为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 去年11月到今年6月,央行已经4次降息,累计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1.15个百分点,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1个百分点,“在几次降息作用下,新发放贷款利率成持续下降趋势。”盛松成表示,到今年6月份,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7%,比上年末下降64个基点,比上年同期下降101个基点。其中,大型、中型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分别为5.08%、5.86%、6.48%。同时,大型、中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去年末分别下降70、64和66个基点,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102、79和93个基点。 市场利率方面也稳中有降,盛松成表示,截至今年7月9日,3个月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为3.18%,较上年同期下降157个基点;7天回购利率为2.57%,较上年同期下降120个基点;5年、7年和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分别为3.11%、3.44%和3.44%,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84、64和69个基点。 2015年以来,随着我国贷款利率和市场利率的回落,企业融资成本也持续下降。盛松成表示,截至6月末,企业整体融资成本是6.32%,比上年末下降68个基点,比上年同期下降85个基点,不同规模企业的融资成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虽然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依然高于大中型企业,但是数据表明,最近一年来,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下降幅度要高于大中型企业。”(记者 许志峰 王观)

上一篇:“新时代文明实践+”打造“文明潍坊”新路径
下一篇:太空之眼看立春,各地拼搏2023